发表

#楼主# 2019-10-1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文 小玲儿

出品 耳朵财经

亦来云联合创始人韩锋与耳朵财经(id:erduocaijing)的专访约在下午五点半,他从机场急匆匆赶往北京办公室,到达时虽晚了十几分钟,但赶忙放下旅行背包,坐在由橙色黄色和灰色三色拼接的沙发椅上,向前方公司同事爽朗地打过声招呼后,访谈正式开始。

尽管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各地飞,参与不同的行业交流会,但他脸上并未有疲倦的神情,整个访谈过程中都是脸带笑意,如沐春风。

/1/

偶遇数字货币,“初尝甜头”成为布道者

2013年,韩锋关闭了自己创办的在线云教育公司,因为兴趣打算回清华继续研究量子力学。同年9月在一个微信群听了清华校友邓迪的讲座而初识比特币,他感觉这颠覆了他的认知,让他脑洞大开,因为“自古以来货币就是由政府发行”。

韩锋后来请邓迪在清华吃饭,听邓迪聊比特币和自己创办的元宝网后,他买了些元宝币。元宝币在高峰时上涨了百倍,这让他非常吃惊,同时也意识到社区的力量。往后他在网上自学,也经常参加关于比特币的讲座。

两周后,清华校友在中关村组织聚会,邀请韩锋讲解比特币,他以为是大家讨论的形式便欣然前往,最后却被告知是主讲人——比特币专家,愣了一会后他讲解了自己对比特币的认识,结果大受校友们欢迎和一致好评。

“本来我接触也才两周,但讲完后效果很好,所以我觉得我就应该做这个,也适合做这个。因为量子力学的背景,例如数学密码学等,也因为自己感兴趣。”韩锋满含笑容地说。

他恶补金融知识,找国家顶级密码学专家王小云为自己讲解比特币所涉及的密码学原理,并将自己的理解用文字发表,这得到了比特币社区的重视,越来越多的人请他去演讲。

韩锋

13年底徐明星请他做OK交易所的顾问,而后社区活动越来越多,他和当时的几个伙伴一起成立了“亚洲DACA区块链协会”,接着又参与“大学行”的活动,走了近100所大学。

“那时没有收入,OK的顾问让我有了进账。后来想赚钱,数字货币让我初尝甜头,所以想投资数字货币并期待回报。”他乐呵呵地说自己的早期投资故事,然后他又补充道:“尽管从未炒股,但对金融敏感并对趋势判断正确。我当时感觉元宝网创新不足可能会导致未来发展不好,于是在最高点卖了,后来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投资以太坊、小蚁等都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也曾做过波段,但发现事实上大概率上赔钱,所以赞成长期持有。”

不断参与活动和投资项目让韩锋赚了不少钱,但他发现自己只是一般布道者,并未深度参与。他看到肖风在与Vitalik合作的过程中有意识地主导一些事情发生,之后自己也开始主动关注行业的变化和发展以期深度参与这个行业。

/2/

“三”遇陈榕,从怀疑到深信

与邓迪相识一个月后,在与清华校友的饭局上韩锋遇见了陈榕。“我当时听他讲亦来云操作系统感觉不靠谱,陈榕对我讲的比特币也持怀疑态度,当时两人不欢而散,并未有交集。”他语气轻快地讲述了自己与陈榕的初次相遇。

时间流转,一晃3年而过,陈榕约韩锋在上海音乐学院附近的咖啡馆聊比特币和区块链。韩锋抱着学习的心态赴约,心想陈榕是软件行业的大咖,想听听他的见解。两人见面聊以太坊的世界计算机的概念。

“陈榕早就看出了问题,区块链的分布式计算并不足以运行真正的应用。”他的声音里满含笑意并带着认同地说。这次相约虽不曾让两人合作,但此后经常一起聊区块链行业情况。

左为陈榕,右为韩锋

区块链解决了信任问题,用私钥签名,用算法和数学制定的规则进行交易,这虽提高了效率,但并未解决一般的应用问题。例如微信上的数据要属于并相信个人,但这目前还做不到,数据都掌握在大平台上。而区块链除了钱包,其他的应用还无法使用。

“20年前当陈榕还在微软做工程师时认为当前的操作系统不保护用户隐私,希望操作系统能将用户的个人数据管理起来,当时他提出这个观点很前卫,并未有人重视。”他的语气里满是欣喜,又接着说:“最近Facebook因为数据问题被罚了50亿美金,而国内也有公司因为数据隐私问题而被调查,可见数据隐私的重要性。”

后来陈榕听说中国想做自己的操作系统就回国集结了一批清华师兄弟做项目,清华大学、上海国资委以及郭台铭都曾支持过他的项目。

聊的越深入,陈榕和韩锋共同思考亦来云结合区块链会怎样?可信环境支持所有的应用,保护所有人的数据,还能变成每个人的资产,对此两人一拍即合,此次相遇后共同启动了亦来云,目前这个项目已运行两年。

亦来云专注新一代互联网和数据资产化运用,注重保护个人数据隐私,坚信未来用区块链打造可信环境让所有应用数据都能变成资产。

/3/

韩锋的“跌宕起伏”和未来目标

2018年10月,亦来云因提前解锁ELA计划而引发了社区的反对声音,再次提及这事时,参与决策的韩锋声音渐低,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收拢。背靠着沙发的他渐渐变为端坐,摊开的双臂也逐渐拢至腿上,右手拎了拎喝至一半的矿泉水瓶后,似有些语重心长地说:“我经历过两轮牛熊,明白他们的感受。很多人是在上轮牛市进来的,对真正的牛熊市并没有概念,希望买了就立马赚钱,当初我也是这样。但事实上,区块链的牛熊如海浪,在陆地上不明显也不常变化,但海水就有潮起潮落变化很大。特别是像亦来云这样的新项目,社区刚成立,怎么支撑自己的愿景?这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实现。”

ELA的价格最高达600多元,最低至13元左右,这样的差价让在二级市场上的投资人无法接受,直言项目方“割韭菜”。“在最高点买入,现在币价十几元,他们最直接的逻辑就是项目方不努力,甚至说我们是骗人的。但你来办公室看一看就知道是不是骗人,项目方有没有做事。现在来看团队提前解锁对投资人和项目方都没好处,是个双输的结果。但当时想在美国合规,可合规需要一个漫长而又繁琐的过程。那时有人造谣说我抛售代币花天酒地,会所嫩模,在美国有别墅等等,这些都不是真的。如果我卖了代币,排行榜上还能有我的排名吗?”他抬起右手往后撸了一下头发,语气无奈又带点反驳的意味,最后又归于平静道:“我能理解投资者的心态,但我们也总结错误,决策时欠缺考虑社区用户的情感和心理,因为这几乎伤害了所有人。”

曾经作为布道者不会遇到这些事,但遇到了说不难过也不可能,但想通后便不再受影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做错了事就道歉,而后继续做事。”最后他眼神坚定,又补充一句:“只要坚信方向不错并找到一个可实现的路径,确保能实现就好。”

韩锋

在金融的浪潮中需把握好时机,确保正确的理念和方向,例如不见比特币创始人的踪影,但它理念吸引人并至今运作良好。“亦来云专注数据资产化,希望未来数据私有化能有一个底层设施,目前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相信它下一轮牛市中一定会异军突起。”韩锋再次强调数据资产化的理念,语气和眼神笃定。

区块链行业发展迅速,行业人的认知也在不断改变,在不同时间段都有新东西冒出来。“除了要消化行业发展所带来的新事物,自己也会有新想法,例如今天和你谈的与我一年前就不同。这个行业促进人成长,有的人几十年如一日,这个我就不喜欢。”在谈到现在所做的事和未来时,他的声音里又恢复了笑意,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漾开,而后接着说:“我希望未来能建立一套理论可以解释像量子力学和数字货币这样的金融现象,也包括整个社会的进步。当然这个事情需要多方面的支持和配合,我希望能将自己所赚的大部分钱捐给学校并与高校合作,以推动这个事情的进展。”

韩锋不止一次提到自己喜欢目前的生活,参与行业大会并与不同的人进行思想碰撞以推动自己认可的理念发展。“我主要是推动亦来云的应用落地,包括谈合作,例如完成世界银行的可信计算等。还是那句话: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他说完,访谈结束,明天他又要离开北京开启新的旅程。

责任编辑:开心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回答人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