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

时间走了,记忆还在

原创美文  / 倒序浏览   © 著作权归作者本人所有

#楼主# 2019-7-12

跳转到指定楼层

  生活中总有一些使人无法理喻的事情,比如他两的事,真让我久久联想不止。

  三十年前,一对夫妻离婚了,在三十年后的今天,这对夫妻却又走在了一起,这究竟是因为缘未尽还是因为彼此之间的记忆犹存还是因为情未断的理由?这些都是所谓的猜测,恐怕这些连他两也说不清其中的所以然。可是,结果显然:他两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只是几个亲戚参加,吃了随便的几道菜,这就是最赤诚的证明。

  北京的街道,我感觉总是烦躁,这种烦躁或许因为事情不尽我意的缘故,于是,我怀着十分的失落茫无目的地穿梭在熙攘的人流中,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喊我的名字,我惊讶中本能转过头:是他,一个十多年没见面的远房叔叔,我仔细打量他一番:古铜色的脸上浮刻着七八条深浅不均的皱纹,低矮的个头,比十年前胖了许多,他头戴红色的安全帽,我猜想他从建筑工地上刚刚下班回来,于是,我上前几步,亲切地叫了几声叔叔,他向我走近了几步,先没有问我来北京的原因,很急切地问家里老人的情况,叔叔的父亲、母亲先后已经去世,叔叔出走时,把老婆扔在家里,他的老婆在去年因为患病而去世,只是留下一个女孩子,被寄养在孩子婶婶家里。

  这位叔叔强行拽着我的胳膊,到他住处,他说:“我们好好聊聊。”不得已,我只得随他而去。

  他的住处是个低矮的房子,租来已经十余年了,房主也是甘肃人,我一进门,突然,一个年约五十左右的女人正在做饭,她见我,似乎很吃惊,瞬间装着没事的样子,她好几次看看我,叔叔忙对他解释:“老家的一个侄子,来北京办事,我偶然在街道碰见。”这个女人一听叔叔这么说,脸上顿时有了几分欢喜,她笑呵呵地说:“老家的人,嗯,我们要特殊招待呀,特殊呀,特殊。”我发觉她说话总是这么婆婆妈妈,对她我好像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仔细听她口音,好像也是甘肃平凉人。

  叔叔给我倒了几杯啤酒,那个女人端来两盘凉肉盘,我们边吃边聊。

  自然,叔叔问道最多的就是他离家出走以后家里的变故,我为了不让叔叔心里有伤感,故意撒了谎。

  我们的话题自然落到关于这个女人的身上。

  1978年,叔叔参军在新疆,1980年腊月叔叔回家探亲,叔叔的父亲强行叔叔和邻村的一个姑娘结婚,结婚后的第八天,叔叔回部队,1982年,叔叔的这个妻子和本村一个男人因为那种关系,被人发现,那个男人因犯“破坏军婚罪”判刑一年零六个月,这年腊月,叔叔退伍,回家不久,叔叔和这个女人离婚。又过了五年,叔叔才另娶一位姓米的女人为妻,2001年,叔叔因为家庭琐事离家出走,这十年期间,叔叔和家中没有任何联系。

  2011年,叔叔曾经离过婚的那个女人因为家庭不和,被儿子赶出家门,她到北京打工以便混口饭吃,一天下午,在街道和叔叔蒲然相遇,一来二熟,叔叔就和这个女人走在了一起。叔叔结婚那会,我才十多岁,时间总会改变一个人的容颜,使你一时半会无法认识对方究竟是谁。

  黄昏,我走出叔叔蜗居地,独自返回我的住处。昨晚,我久久难以入睡,这人世间的事,真是不可捉摸而无法理喻呀。本来分开的一对夫妻,是老天偏偏又让他们走在了一起,恰巧,叔叔现在的妻子有患病去世,老天安排的如此凑巧,难道这就是缘?

  我暂且不再论理叔叔有没有良知,只是感觉顺其自然的天理奥秘究竟在哪里,人这一生,是非曲直全在于天,个人的挣扎和努力,无论如何也难以改变这种天理,不过,我觉得做人还需要慈悲为怀,良心为先,叔叔的做法,我批判的成分总是多一些,对于这个女人,生活总会让女人有时候不得不走回头路,女人在生活的抉择上,总是弱势群体,这一点,我总是可以完全可以体谅的

回复

使用道具

成为第一个回答人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9
返回顶部